Search

《藍調曲式與箇中理論》


我們相信要理解藍調不能只從音樂入手,其中的文化和價值觀也是核心之一。不過好像講了幾個月,反而很少跟大家分析藍調音樂本身。藍調歌曲聽上去都這麼相像,它背後的樂理為何?為什麼這麼多人採用同一個曲式?人們常說藍調簡單,它到底又有多簡單呢?

【音階與和弦為音樂之本】

在進入藍調音樂世界之前,我們先來掌握一些基礎音樂知識!西方音樂有十二個音,把它們按不同規律排列、組織,從古典到藍調、爵士、流行曲,多年來已經建構出浩瀚的音樂世界。藍調音樂隱隱約約有非洲音樂的影響,但在基本結構上還是以西方音樂系統理解比較合適。(是次討論還未包括印度音樂、其他民族音樂等等,他們認識音樂的系統和西方音樂可以截然不同。)

按不同規律將音符逐粒唱出來,我們就可以建立不同音階與旋律。中、小學音樂堂必然會教授的「大調」,Do-Re-Mi-Fa-So-La-Ti,其實叫作「自然音階」。「自然音階」是「七聲音階」的一種——一條內含七個音的音階。人們循著一些規則建構出自然音階,令它成為了一條包含最多「協和音程」的音階(作為對比,當然也有「不協和」的音程)。音程的意思就是「兩個音之間的距離」。小學生會學習唱自然音階而不是什麼「增強音階」或者「旋律小調」,就是因為一眾協和音程令到音與音之間聽起來比較順耳,也比較易唱,自然音階的「自然」某程度上就是這個意思。有興趣學習更多的朋友,請看此網誌:http://www.tonalcentre.org/Diatonic.html

只要同時把最少三個音奏出來,我們就能產生和弦了。在自然音階當中,假若我們按照「每隔三度加一個音」的「三度疊置」法則把和弦逐個建構出來,則能發現它包含了三個大三和弦(Major Chord)、三個小三和弦(Minor Chord)以及一個減三和弦(Diminished Chord),舉例以C為主音(Tonic):

C E G = 大三和弦(I) D F A = 小三和弦(ii) E G B = 小三和弦(iii) F A C = 大三和弦(IV) G B D = 大三和弦(V) A C E = 小三和弦(vi) B D F = 減三和弦(vii o)

篇幅所限,有關不同和弦的詳情不在此述,不過大家可以發現三個大三和弦分別佔據著自然音階其中第一、第四及第五的位置。這三個major chord,就是藍調音樂最常見的和弦,也是它的基礎。

🔈邊聽邊看 https://goo.gl/yKgMME Lighnin’ Hopkins翻唱的〈When The Saint Go Marching In〉,又一首只有三個和弦的名曲。

【「氹氹轉 ,菊花園」——十二小節藍調】

若果我跟你說:只需要學會三個和弦,你就可以做一個職業音樂人了!你會相信嗎?事實上就不由得你不相信。遠至二、三十年代的Robert Johnson,中至五、六十年代的Muddy Waters,近至今年才剛出過新碟的Buddy Guy,有三個和弦被人們玩了上近百年的時間,成就了藍調的各種聲音,至今仍未見衰落。它們就是上述在「自然音階」當中的三個大三和弦。

三位朋友的角色是如此舉足輕重,我們就為他們付上個別名字吧!三個大三和弦,也就是I、IV及V,分別就是羅馬數字系統當中一、四及五的意思。在音樂世界,大寫羅馬數字指「大三和弦」,反之小寫則指「小三和弦」,然而受篇幅所限,本文並不會談及小三和弦。

阿I、阿IV、阿V這三兄弟無分高低,想他們怎麼排基本上是你的事。藍調人就有一個「十二小節藍調」的傳統,三個和弦重複出現,通常最後會由阿V守尾門。可是人們的耳朵很刁,歌曲以阿V作結的話是會令人十分不爽的,有一份未完結的感覺,所以在阿V之後一定要有別位兄弟再出現,因此「十二小節藍調」又有一個「可以被不斷重複」的特性。對「十二小節藍調」實質長什麼樣感興趣的朋友請看此圖:https://goo.gl/images/uM7lVU

為什麼要是十二小節呢?八小節不可以嗎?一百一十四小節又如何?世事無絕對,事實上也有「八小節藍調」,想要創作一首「一百一十四小節藍調」也無不可。然而一個音樂傳統的流傳與約定俗成有關,當中是沒有絕對理由的。

有讀過〈黑貓骨?藍調中的詭異辭彙〉(文章連結:https://goo.gl/vncJmf)一文的朋友也許會對傳統藍調歌詞的形式有印象。讓我們再拿Robert Johnson的〈If I Have Possession Over Judgement Day〉來作例子,這也是一首十二小節藍調:

「And I rolled and I tumbled and I, cried the whole night long And I rolled and I tumbled and I, cried the whole night long Boy, I woke up this mornin', my biscuit roller gone」

「唉哎我翻來覆去,喊了一整晚⋯⋯」,歌者重覆唱了這句一次。藍調覆唱歌詞的傳統,與黑奴Work Song當中的呼應(Call and Response)文化有著緊密聯繫。以往黑奴於田間工作時,領班唱了一句,其他人會跟著和應。重複兩次之後,接下來,好的故事需要有「解畫」的部份——「歌手先生,你為什麼不開心呢?」「我今朝起床,發現情人已經走了」,剩下自己孑然一身,真慘。

🔈邊聽邊看 https://goo.gl/aanmQE Eric Clapton的翻唱版本。

在錄音中,歌曲的首兩句歌詞剛好佔了八個小節的空間,最後一句則佔了兩小節,再來兩小節的間奏,完成了一個完整的傳統「十二小節藍調」結構。下個十二小節要麼是另一段歌詞,要麼就是音樂間奏,週而复始。歌曲到最後以一個藍調人俗稱的「Turnaround」作結。「Turnaround」的概念旨在形容一個突如其來的轉變,透過轉變會通往一個更好的狀況,是一個正面的詞彙。在藍調音樂上,這個「Turnaround」的和弦轉變可以用來接駁下一段「十二小節」,也可以用來完結歌曲,是一把人人皆應有之的利器。

藍調結構簡單卻不代表容易,仔細往事情裏看的話還是可以發掘出諸多細節的,例如是文首提及的樂理部份,要人理解全部細節本身就很不容易。希望透過此文章,大家能夠對傳統藍調曲式有一個更深入的暸解。

37 views

© 2019 The Gloomy Island Blues Festival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