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
《刀仔鋸大樹?藍調人的奇怪樂器》


「藍調人,係乜驅使你用啲咁奇怪嘅樂器...係愛定係責任?」 「係窮呀_你個 ...」 刀仔、水桶、洗衫板...超低成本零科技,藍調先驅當年用最土炮的樂器創造出橫跨三個世紀的音樂,這樣「刀仔鋸大樹」,起初全因一個「窮」字!藍調樂器盛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和人文生活,今次就讓我們來看看這些樂器背後的故事吧!

【刀仔】

刀仔?你沒有看錯!它不單是旁身利器,也能夠用來演奏音樂。有參加過藍調節之前於啤酒廠舉辦的音樂會(回顧!https://goo.gl/TpU9AF),看過Isaac & The Blues Diggers演出的朋友對slide(滑音)結他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吧,在一些鄉村藍調人手中,刀仔就是一件拿來當作slide的好工具。

Slide結他這個概念在1920年代剛出現的時候,根本就還未有格式化的工具,樂器商懂得替不同指長/指粗的人設計出合適的結他滑筒,其實已經是很多年後的事了。事實上什麼物件也可以用來演奏slide結他!空藥樽啦、金屬棒啦、水杯啦,只要它是一件有一定硬度的東西,而你又能夠用手指把握得住就可以了,而刀仔的手柄本身就便於手握,拿起來slide也會比較順手。正所謂「榴槤乜乜乜」,刀仔可謂無處不在,無論居家旅行還是演奏藍調,都是必備良品!

🔈邊聽邊看 goo.gl/Mr8yYS Cedell Davis在紀錄片《You See Me Laughin’》中演唱〈Tojo Told Hitler〉。Cedell Davis於十歲時患上小兒麻痺症,手部肌肉運作不靈活,令他養成用餐刀取代手指演奏的技術。

【Resonator guitar——共嗚結他】

尼龍弦結他、鋼弦結他、電結他、有十二條弦的結他⋯⋯結他的款式甚多,身上長了個鐵鍋鏟的resonator guitar(中文勉強可以譯作共嗚結他)你又見過了沒有?

二十世紀初期,隨著swing dance(搖擺舞)的興盛,相輔相成的搖擺及爵士樂團發展也越趨成熟,其中包括了結他的運用。這時候問題來了,大樂團當中的敲擊樂及管樂是一些聲量較大也較響的樂器,只有一個小小木頭共嗚箱的結他又豈是他們的「對手」呢?為了令結他大聲一點,有位名叫John Dopyera的斯洛伐克裔美國人於1925年發明了resonator——一把全金屬琴身,安裝了三塊鋁製錐形共嗚器的結他。金屬結構及共嗚器的震動為結他提供了一個更響亮的音色,也增強了它的音量。

有趣的是,resonator「增強音量」的功能其實很快就被取替了,第一把電結他於1930年代初面世,結他「不夠大聲」的問題被徹底解決,那這把「金屬怪胎」還有什麼存在價值呢?答案的一部份就在鄉郊藍調人手中。上世紀初期,美國南部很多鄉郊地區還未有供電,不能使用電結他與電子音箱,比木結他更大聲的resonator對藍調音樂人來說就是一件很好用的樂器,容讓他們能在更多的觀眾面前演出,把聲音傳到更遠的地方,在街賣藝的時候效果更得彰顯——越多人聽到,就有越多人往結他箱子裏投零錢。

🔈邊聽邊看 https://goo.gl/n4bcSG Son House的〈Death Letter Blues〉。來自密西西比州的三角洲藍調人Son House,是位著名的resonator使用者。

【Washtub bass, washboard & a jug——洗衣盆,洗衫板及水壺】

發掘出越多的傳統藍調樂器,你會發現這根本是一場日常用品大哂冷⋯⋯玩音樂是一件打發時間的好活動,然而住在鄉村的窮人沒有錢到城裏去買樂器,他們怎能負擔得起昂貴的正規低音大提琴呢?那只好自己動手弄了。傳統的washtub bass結構簡單——一個金屬洗衣盆,中間穿一根繩子,繩子一端連住一根木桿,這樣就成了!把木桿站立於倒置的洗衣盤上面,撥動繩子,使用洗衣盤的共嗚效果,人們就可以演奏音樂的低音部份了。

洗衫板就更簡單,拿起一塊滿佈凹凸坑紋的洗衫板來演奏,用指甲刮過板面,予以敲打,踢踢躂躂,這樣就是一件敲擊樂器了!有的人會在洗衫板旁掛個空罐頭,敲打它的時候會發出與洗衫板不同的聲音,使整件樂器的音色更為豐富。

人們還會以吹響水壺(jug)來合奏音樂,像這樣會運用到各種「DIY」樂器的樂隊,統稱jug band,自1920年代起就存在了。Jug band成員們玩的都是「DIY」樂器或者是隨手拿來的日用品,比如說是匙羹,木製雪茄盒子,甚至是由梳子與紙巾組成的一種哼唱樂器(也就是kazoo!樂器廠商設計及生產的kazoo現在應該很常見吧,在琴行十幾元就可以買到一個了)。

Jug band文化與藍調關係密不可分,很多早期的鄉村藍調音樂人,有如之前於《藍調天后 BLUES DIVA》一文介紹過的Memphis Minnie(文章重溫:https://goo.gl/5FfFba) 也曾以她的jug band來為自己的錄音伴奏。

Jug band文化在歷史上經歷過好幾次復興,當今仍然蔚為地方風景。世界各地有著各式各樣的jug band,甚至有專門為他們而設的比賽與音樂節、文化節,繼續把這種草根音樂傳到一代又一代人的耳中,令人明白到淵源有自來,音樂世界變成如今模樣並非全屬偶然。

🔈邊聽邊看 https://goo.gl/eguKN9 Muddy Basin Ramblers泥灘地浪人樂團的〈The Dance Age〉,他們是一隊來自台灣的當代jug band。

0 views

© 2019 The Gloomy Island Blues Festival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